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免费公开资料 > 阿劳约 >

钢琴界这几位“任性”的钢琴大师们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阿劳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钢琴家之所以拥有古往今来众多粉丝群体,除了过人的天赋和超凡的琴技,还在于他们旗帜鲜明的个性,迥异的脾性散发着独特的个人魅力!

  霍洛维茨是斯坦威钢琴公司的签约钢琴家,他外出举办钢琴演奏会的气场也特别大:无论到哪,都一定要用自己的斯坦威钢琴、自己固定的调律师、夫人万达(著名指挥家托斯卡尼尼之女)也必定随同。最不可思议的是,霍洛维茨和其他的钢琴家还有所不同,在演出前不太喜欢练琴。

  在一次外出巡回演出前,霍洛维茨根本就不去碰琴,一直和朋友聚在一起聊天。夫人万达见霍洛维茨很长时间不练琴,便提醒他道:“你还没练过斯克里亚宾的那首作品呢,节目单上有,马上要演出了,可我一次都没听你弹过那首啊!”霍洛维茨一听马上火了:“什么?你叫我练琴,你不知道我从不练琴的吗?那首曲子我不是在好几年前弹过的吗?好吧,我现在就弹。”接着,他就走到钢琴旁弹了起来······

  据后来在场的人回忆道,当时霍洛维茨弹得美极了,大家都被他的音乐所陶醉,一曲罢了,霍洛维茨脸上浮出了常见的孩子般的笑容,大声说道:“你们听见了吗?我记得!我会弹!”

  格伦·古尔德(1932—1982),加拿大杰出的钢琴家,是一位才华横溢且又不太容易让人接近的钢琴怪才。

  他没有受过正统的音乐教育,公开举行演奏会的时间也极为短暂,在他三十二岁时就放弃了公演而转向了录音棚。但他所录制的80多张唱片却风行于世,受到了无论是职业音乐界人士还是业余音乐爱好者的一致推崇,他所录制的巴赫作品的版本,也被钢琴学习者视为权威的诠释。就是这样一位才子,在生活中却是一位无法让人忍受的怪人。

  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季节,哪怕是烈日炎炎的夏日,古尔德总是身穿厚厚的呢大衣,头戴鸭舌帽,脖子围着围巾,戴着一副厚手套,另外还要随身带着一个类似流浪汉用的手袋,里面装满了各种药品和一大堆毛巾。

  更为有趣的是,他还随身携带一把特制的凳子,这是他父亲为他亲自设计的琴凳。像我们一般人所用的琴凳高度大约是46公分左右,而古尔德的这把琴凳却只有35公分高,坐下去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但古尔德却一直坚持坐在这把琴凳上,完成了他所有的录音。

  米凯朗杰利(1920—1995),意大利杰出的钢琴家,1939年获得日内瓦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同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米凯朗杰利参加意大利空军并当上了飞行员,后因参加反纳粹德国的地下抵抗组织而被俘入狱。被关了八个月后,他成功地从战俘营逃脱,1945年战争结束后他才开始恢复钢琴演奏。

  令人吃惊的是,虽然有五年多没有系统地练琴,但米凯朗杰利的演奏水平却恢复得奇快,通过多次的巡回演出后,他很快就成为了世界公认的当代钢琴大师。和霍洛维茨一样,无论到哪演出,米凯朗杰利只用自己所携带的钢琴和自己最信任的调律师,如果因为特殊原因钢琴没有运到演出当地的话,他就会取消那天的钢琴独奏会。

  米凯朗杰利在音乐上是特别追求完美的,而且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有时候近乎于苛刻。比如:一场音乐会下来,听众和媒体都反响热烈、好评如潮,但他自己可能因为不太满意,就会自我挑出一大堆的问题,继而闭门思过、苦思冥想。

  费利德里希·古尔达(1930—2000),奥地利著名钢琴家。又是一位“音乐怪才”,但他不是前面介绍的那位格伦·古尔德,尽管从音乐的角度来看,两位都是具有独特风格和令人费解的作派,但相对艺术趣味和音乐理念而言,二者却是大相径庭,毫无共同之处。

  古尔达自幼便具有不凡的音乐天赋,十二岁时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十六岁时,一鸣惊人地获得了日内瓦国际钢琴比赛的第一名,从此名声鹊起。

  可是到了1962年,当他刚刚三十二岁时,古尔达突然对古典钢琴独奏感到了厌倦,开始热衷于爵士乐,并建立了爵士乐队。在此之前,古尔达一直是以演奏古典音乐而获得众多乐迷的,而之后,他又以现代爵士乐钢琴家、作曲家、音乐制作人的身份获得了更多的支持者和乐迷。

  为了表彰古尔达在古典音乐方面的杰出成就,1970年,维也纳音乐学院把一枚代表着极高荣誉的贝多芬戒指授给他,可没过多久,古尔达就把戒指还给了音乐学院,借此表达了他对维也纳音乐学院保守教育体制的强烈不满。

  此举在当时引起了舆论界的一片哗然!不少圈内人士表示惊讶和不解。但古尔达对这些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我行我素,故此后便有人称他为“钢琴怪杰”。

  波格雷里奇(1958—),南斯拉夫钢琴家。极有个性的天才钢琴家。十一岁时入莫斯科中央音乐学校学习,十六岁考入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十九岁时认识了格鲁吉亚的女钢琴家凯泽拉杰,在她的指导下,波格雷里奇的琴技得到了飞速的提高,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就在这前后两年的时段里,波格雷里奇先后获得了意大利钢琴比赛的大奖和蒙特利尔国际钢琴比赛的第一名。钢琴同行及前辈们都赞誉他为“当今世界乐坛上升起的一颗耀眼的新星,前程远大,不可估量。”

  在1980年华沙举办的第十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二十二岁的波格雷里奇成了那一届的新闻人物。

  因为历届比赛的要求是:凡参赛者的演奏曲目必须是肖邦的作品,而且要求演奏者必须要忠实于原作,并力求完美地表达出肖邦作品的意境。但波格雷里奇的演奏却与这些要求大相径庭,完全融入了自己的理解和个性化的表现。这在以往的比赛中还未曾出现过,其结果可想而知:虽然听众对他的演奏反响强烈,但很大一部分评委认为它脱离了肖邦的原作精神,给了他零分,在第一轮即被淘汰。

  为此,评委组展开了争论。阿根廷著名的女钢琴家玛尔塔·阿格里奇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她认为波格雷里奇是一位难得的天才,不能因为其演奏的个性表现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可惜的是,没有人出来和她站在一起。一怒之下,阿格里奇退出了评委会,还特意在电视台发表了一个声明,指出了评委会最终的评判是不公正的。

  由于阿格里奇的愤然退出评委会之举,反而使波格雷里奇一夜之间成了国际乐坛的焦点新闻,整个媒体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偏向了波格雷里奇。

  其后发生的戏剧性变化,让波格雷里奇因祸得福、名声大噪。那届的金牌得主,越南的邓泰松,很长一段时间后人们还不太知道他,但波格雷里奇却已走向了世界,演奏会签约、唱片签约、许多的合同滚滚而来。为此《纽约时报》曾评论道:“不管他对音乐的解释究竟是什么,但他显然是一位天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miru2018.com/alaoyue/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