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免费公开资料 > 阿劳约 >

第三百八十章 天涯海角(七)

归档日期:06-16       文本归类:阿劳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铅灰色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一场暴风雪随时可能落在广袤的原野上。松软的沙地上,一双双牛皮靴、鹿皮靴踩来踩去的,不一会儿便将地面踩得严严实实的。南铁公司总裁刘昂穿着熊皮大衣,脸色凝重地看着前方那具正在下葬的棺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总裁,小维森特的两个儿子基本已经老实了,一些游击队的老军官们也不赞成他们继续闹腾,合并阿劳坎尼亚王国之事至此基本已尘埃落定。”南铁护路队总队长徐刚悄然走到正在参加小维森特葬礼的刘昂身旁,低声说道。

  老维森特的儿子、阿劳坎尼亚王国国王、享国十多年的小维森特在缠绵病榻一年多后,终于在本月初溘然长逝。临死前,皈依了道教的小维森特或许是出于道教总会的劝说,或许是他自己看明白了时势,总之他将家人和多位游击队的高级军官叫了过来,宣布接受南铁公司的提议,将阿劳坎尼亚王国整体合并进华夏东岸共和国,全国三万民众(其中阿劳坎人约占75%,余皆为明人)也将陆续分批入籍东岸——听说东岸政府未来会把他们迁移到更肥沃的土地上生活,从此脱离贫穷艰难的生活。

  不过,小维森特想通了,可不代表他的两个儿子也都想通了。阿劳坎尼亚王国虽然只有三万国民(其中2.4万阿劳坎人,明人有七千多),土地贫瘠、疾风肆虐,是标准的苦寒之地,可架不住人家就是喜欢当国王作威作福不愿到东岸低眉顺眼,你又能怎么办?小维森特仅有的两个成年儿子就是如此,他们一个是游击队军官,一个是地方政务官,两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小班子,都想着继承大位当国王。如今听说国家要完,要被并入东岸,试问他们如何不急?如何不想方设法要改变这个状况?而在与东岸协商无果之后,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就只有暴力破局一条路了。

  可南铁公司是什么人?又怎么会考虑不到这种事情呢?这家上上下下充斥着军国主义分子的大型康采恩企业从小维森特死的那一天起,就调集了数百名训练有素的护路队士兵稳定城内秩序,同时黑山乡、青泥洼乡、中途乡三地千余名民兵也持械乘火车赶到了阿劳坎港,分守各个据点及路口,进一步扼杀了可能发生的动乱,阿劳坎人社会的一切动向也在警察和暗探的注视之中,这个人口不过三万的小国基本已翻不起浪来。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从小维森特病逝一直到下葬的这天,他的两个儿子虽然百般走动,却几乎没取得什么成果。游击队的老军官们知道东岸人的能力,知道以他们的实力如果妄动基本就是被歼灭的下场,更何况小维森特临死前明明白白地说起过要合并入东岸,因此他们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动作了。而军官们不愿意跟着走,剩下的那些税务官、法官、警察什么的(都是以前东岸帮助建立的体系)就更没有力量了,故这个国家被合并已经成为了事实,且无法再被动摇。

  “继续观察。”刘昂低声嘱咐了句,“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参加葬礼,小维森特的两个儿子也该明白,有些梦,是该清醒了。”

  徐刚闻言会意地笑了笑。刘昂说“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其实是意有所指的,即在墓园外面有着整整240名护路队官兵以及100名高乔雇佣兵,任何妄图在葬礼现场发难的人都将被他们成渣,更别提城里面还有一队队持枪巡逻的东岸民兵了——这个敏感时刻,众人还是安分一些地好,免得被当做叛乱分子而。

  葬礼在傍晚时分结束了,小维森特的棺椁被葬入了南铁公司特批的其家族墓地内。而在处理完这件事后,刘昂便开始了合并阿劳坎尼亚王国的实质性动作,即已提交执委会并获得批准的“废藩置县”计划。在这份计划中,阿劳坎尼亚王国将被整体废除,取而代之的是包括阿劳坎、雪峰在内的两个县。这两个县地域辽阔,境内多高山、雪原、冰川湖和季节性河流,不多的平地还尽是些砾石地,农业条件不算太好,发展种植业性价比太低,但发展渔业和畜牧业的话则非常合适。

  其中,阿劳坎县北抵黑山煤矿、南达阿劳坎湾,东面的县界在中途乡和青泥洼乡之间,西面则直抵大海,将孔特雷拉斯岛(含)以南、麦哲伦海峡以北的广大岛群全部囊括在内,计有阿劳坎镇、黑山乡、青泥洼乡和牛市乡(南铁公司与阿劳坎人交易牲畜的场所,小维森特次子的封地,已被南铁公司军事占领,位于洛斯安赫莱斯附近)四个乡镇,共二万余人口。

  可以看出来,阿劳坎县面积辽阔,其人口数量即便是在本土也不能算少,但就土地产出而言却只能养活其三分之一的人口,其余食品缺口要么靠自己捕鱼补充、要么靠从秘鲁进口获取,当然在人口增多后,南铁公司也打算扩大畜牧业的规模,争取尽快食物自给——开什么玩笑,这里的草场这么广阔,后世这里可是阿根廷、智利有名的羊毛、冻肉输出地,居民们若还要饿肚子那像什么话?

  与阿劳坎县相比,雪峰县就要寒碜许多了。该地的阿劳坎人很少,多是近些年来在东岸鼓动下越境进入巴塔哥尼亚讨生活的阿劳坎人(就如同历史上那样),他们在当地征服了一些部族,占据了一些地盘。可在西班牙人已将南纬42度以南土地打包“卖”给东岸人后,这些在东岸人地盘上建立的村镇可就很扎眼了,正好借这次“废藩置县”计划的施行将它们一锅端了。

  到目前为止,东岸人在阿劳坎人既有地盘的基础上,扩建了数个乡镇,分别是位于别德马湖北岸的别德马乡(后世ElChalten小镇)、位于后世特雷斯.拉各斯小镇原址的镇安乡、位于雪峰湖西南岸的靖安乡(后世阿根廷湖畔Bandera码头附近)。这四个乡镇(包括雪峰乡)合在一起才两千五百余居民,少得可怜,境内几乎一半的面积被两个大型湖泊给占据了,土地贫瘠但草场还算辽阔,也就只能搞搞畜牧业和有限的种植业了。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阿劳坎县还是雪峰县,目前其人口数量都不包含阿劳坎尼亚王国居民的人数,这些人还得等机会分批入籍——其中数千名明人入籍比较简单,但阿劳坎人就很麻烦了,且其中的大部分人搞不好还要被迁移到他处定居,故暂时不做统计。

  另外,限于执委会和南铁公司的协议,雪峰县因为是在两洋铁路以北地区,原则上归政府直辖,但考虑到南铁公司在该地基础厚实,故该县暂时也划归南铁托管,其一应税收也全都上缴南铁公司财务——反正也没几个钱。

  这两个县建立后,阿劳坎尼亚王国就算是被彻底消化掉了,其原本的官员(很多都是东岸人帮助培养的)将调任东岸本土,东岸本土和南铁公司则将派遣部分官员填补他们的空缺,充任两县各级政府的官员。至于说规模超过千人的王国军队(原阿劳坎解放军改编而来),则被南铁公司强令要求解散,目前这些人里的相当一部分已在军官的带领下到东岸人的指定地点上缴军械,同时领取二十元每人的遣散费,看起来还算平稳——当然他们之所以这么“乖”,还是因为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南铁公司护路队数百名士兵可不是吃素的。

  阿劳坎尼亚王国废藩置县后,南铁公司管辖的县份就达到了四个之多,再加上一些孤立的定居点,整体布局已成,且阿劳坎港和兴南港各自修建了大型战列舰专用码头,控扼两洋的态势已经相当明显。将来如果西班牙与东岸交恶的话,那么南铁公司可以轻易武装起数千名士兵在海军舰船的掩护下北上攻占智利中部地区,配合陆军主力部队攻克拉普拉塔,并最终在智利中北部地区会师,共伐秘鲁。

  除此之外,今后任一个妄图进军东太平洋的欧洲殖民国家都无法绕过麦哲伦海峡,这就杜绝了大多数国家对北美西海岸的觊觎,同时也将半个太平洋变成了东岸人的势力范围——比如秘鲁、新西班牙两大总督区的市场——其利益之大令人无法想象,要知道后世美国可就是靠着从南美国家身上吸血而发达起来的,现在全归了东岸人了。

  1657年6月15日,第一批兵团堡毕业的学兵从本土抵达兴南港,然后搭乘火车来到了阿劳坎港,南铁公司提出的废藩置县计划,正式进入了实施阶段,华夏东岸共和国对这片寒冷却富饶的土地的控制,也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http://miru2018.com/alaoyue/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