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免费公开资料 > 阿兰多塔克尔 >

吸毒、酗酒、滋事……姚明你的“弗老大”竟堕落到这般模样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阿兰多塔克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几年,每当“弗老大”出现在美国体育媒体ESPN、《体育画报》或者雅虎体育的快讯消息里,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事。

  近日,ESPN就爆料,这位前火箭球星因为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公众场合酗酒滋事,被当地警方带走,直到次日早上七点,才被释放。

  涉嫌吸毒、酒驾、超速行驶、盗窃,然后是醉酒滋事……弗朗西斯仿佛成了NBA退役球员里最糟糕的模板。

  在加利福尼亚州伯班克市,喝得酩酊大醉的弗朗西斯和身旁的人因为一些口角发生了争执。据美国媒体的说法,如果不是现场有人报警,当时可能会演变成斗殴甚至是更恶劣的情况。

  事实上,当弗朗西斯因为酗酒入狱前的两周时间,他刚刚在美国媒体《球员论坛》(the Players’ Tribune)亲笔写下了一段他和毒品、酒精以及篮球的过往。

  和很多黑人球员的成长经历相似,弗朗西斯也是出生在一个鱼龙混杂的社区,斗殴、贩毒甚至是枪战随处可见;但唯一不同的是,弗朗西斯没有躲避,而是选择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在和自己的童年偶像加里·佩顿对战的四年前,我还在马里兰的街角贩毒。”弗朗西斯从来没有回避自己“噩梦般”的童年。

  “母亲去世,父亲被锁进了联邦监狱,我从高中辍学之后就拿不到学历证明了,每天住在一间容纳18人的公寓里,根本不会有大学关注我……”

  小时候,他得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电话接线员。那并不是普通的“接线员”,而是每天在唐人街口的路边电话亭里等着听筒那边的要求,“在电话里,毒品和姑娘的要求居多,我会告知他们在哪里接头……不远处就站着几十上百个贩毒人员。”

  成长的环境塑造了弗朗西斯的桀骜不驯的性格和糟糕的生活方式,而篮球似乎是他在那几年间唯一能远离残酷现实的方法。

  “在电话亭旁边,我大概命中了一百万次跳投……我整晚都在那里,不停运球过人,然后撤步跳投,然后电话亭的铃声不断。”

  在那篇名为《我有一个故事》的文章里,弗朗西斯自己都承认,进入NBA打球就像一场梦。在那样的生活环境里,他本以为自己的命运就是贩毒、入狱、出狱、再贩毒……

  他被教练相中进入大专学院打球,然后在1999年首轮第二位被选中。职业生涯初期,美国媒体《SLAM》杂志在封面报道里这样评价弗朗西斯:

  “他是2000年代初最令球迷兴奋的球星,他的能力和科比、艾弗森以及卡特一样出众,但性格却更加张狂。”

  赛季最佳新秀、全明星赛扣篮王、三次成为全明星首发球员……弗朗西斯曾经辉煌过,但由于桀骜不驯的个性和起伏的状态,很快就游离在NBA的边缘。

  事实上,当年在美国打球时,弗朗西斯就经常流连于各种酒吧夜店,出席各种派对,甚至曾有国外媒体爆出弗朗西斯吸食毒品的照片。

  曾有过一段时间,弗朗西斯把精力投入到了音乐制作之中,他出过一首嘻哈饶舌单曲,叫做《Finer Things》。这首单曲面市后,也曾广受好评。

  这些年,“弗老大”很少在媒体前露面,而在他为数不多的报道中,大都是批评的声音,酒驾、抢劫和吸毒这些刺眼的词语充斥标题之中。

  直到2016年的多伦多全明星赛结束之后,弗朗西斯才勉强同意了《SLAM》杂志的专访要求。整个采访中,弗朗西斯“粗口”连篇,但这些粗俗的话语背后,却依然透着他对篮球的执着,以及对家人的歉意。

  “当我在全明星赛看到那些人打球时,我还在想,如果我能专注地训练一年,或者就半年时间,我可能有能力继续打球的。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在篮球场上纯粹的我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弗朗西斯自己也明白,派对和酒精毁了他,“我承认卖过毒品,但我发誓仅此而已。我在一段时间里有了酒瘾,而酗酒和吸毒本质相同,这让我在告别篮球之后的几年里,彻底丢掉了自己。”

  或许,弗朗西斯暂时很难摆脱这样糟糕的生活状态,但在很多球迷的记忆力,他依旧是那个曾经为姚明冲上前去给小斯一肘的“弗老大”。

  “刚刚来到休斯敦的时候,我22岁,是个安静的家伙。弗朗西斯却没那么消停,他就像滚开的沸水。球场内外,他一直都能保持200摄氏度高温,我立马就喜欢上他了。”

  这是姚明的一段回忆,当自己第一次造访火箭的球馆时,弗朗西斯第一个欢迎他,并且送上一个最有力的举手击掌,“他使出了浑身的劲儿,你真的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发力。我的手传来些许刺痛。”

  那些年,弗朗西斯对于姚明的帮助不仅仅在场上。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弗朗西斯是姚明的“恩人”。回首那些年,姚明和弗朗西斯有说不完的故事。

  有一次弗朗西斯主动开车带着姚明参加一个慈善高尔夫球赛,一路上,弗朗西斯不断地告诫姚明,在NBA要有侵略性,“你得打得快一点……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得有侵略性。如果距离篮筐近到可以扣篮,你最好扣进去。”

  “在休斯敦,我遇到了姚明,我的好兄弟。我们要面临无数问题,语言关只是埋伏在其中的一小部分。事实上,我的左耳和姚明的右耳听力都不好,所以在日常英文交流中,我们经常要互相反复询问,‘你在说什么’?”

  一年前,姚明的火箭队球衣退役仪式上,他邀请了弗朗西斯,这是两人在几年来为数不多共同出现在镜头里的机会。

  如今,他们都远离球场,并以截然不同的状态和身份生活着。但姚明依旧感激他心目中的“弗老大”。

  “他是一个很好的队友,很棒的朋友。如果休斯敦让我有家的感觉,他是第一个原因。”

本文链接:http://miru2018.com/alanduotakeer/295.html